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
mod_vvisit_counter今天495
mod_vvisit_counter昨天7959
mod_vvisit_counter這禮拜35475
mod_vvisit_counter上禮拜48948
mod_vvisit_counter這個月份118944
mod_vvisit_counter上個月份275784
mod_vvisit_counter總計15422180

    人啊!不管來自何方?總是為了了凡因緣、俗緣,而在於人世間生活打滾,有的不就是為了身份、地位,有的為了養家活口,那有的不就為了傳宗接代,就在於生活當中就必須要有所技藝,也要有所方式來賴以維生。從古代的打獵、耕田、織布、莊稼耕種等等生活技藝;至今因科學的進步,世人無不在生活上,從一技之中求新求變為生活而延續生命,而『技』無非就是技術,技術為繁衍生命之綜稱。生之技、活之技、生之藝、活之藝,逃脫不了「技藝」二者;技者為技術,藝者為藝術,技藝於藝術有何不同?技藝由功夫、時間所累積而成,藝術則由審美的內涵而致,兩者之間無非均要基本之奠功,世人不管在培育子女、培育人才時,無非逃脫不了生活技藝與生活藝術。生活技藝由其功法而致,生活藝術用其審美內涵之術,兩者不管登峰造極與否,也不管如何之勝,無非基本之功需扎的穩,無扎穩之功何以得至。做人處世無非從打掃進退應對而起,人不知進退而難以至,人不知應對而難以識。

  人生不管談何修、談何得、談何學,無非就是生活之技藝,無非就是生活的藝術,儘管如何位居高聖、列聖、列宗,祂們無非也要從基本的為人做起。萬丈高樓平地而起,滄海由一粟而致,從微小至登峰造極,無非從一階至一登而起,絕非平步青雲而至。宮中聖業也罷,眾生也好,人不將磨其性,難之於呈現其質也,世上無「平凡無故」就是好的嗎?就算要讓木材變成一尊金尊,不是也要經過砍、伐、雕、琢、磨之過程,才能成為一尊金尊嗎?

  當人遇到坎坷與挫折時,無非就是一種成就的起點,人不堪於折、不堪於磨,哪能稱為神而稱為聖呢?當有善德者之人往生後升格為人格神,哪位是從天而降就成為神的呢?沒有啊!所以,吃的苦中苦方為人上人,要方為人必當其苦,而其苦,必須磨其於性,要成就於業,必須游離坎坷之中,而在坎坷當中,要能無為而勇,因為之而無所相(向)也,眾生切記啊!凡塵俗事就是最好的生活道場,當眾生立於挫難逆境時,就是讓眾生去體驗眾生之苦,而能感受其性,應對其變,方可成事;若不能於此,那只能庸庸碌碌的走完此生而已。

  人,能在不平常中平凡才是不凡,而人在於顯耀當中赫赫,並非顯要赫赫,春筍展露於土必當其食,若隱隱不露,必當其竿,食與竿,一個於消化循環,一個成為傳承之地,兩者皆為同質不同其性也,眾生聽懂其意嗎?所以,宮中之稀奇不在於神而在於人能不能擔其責、能不能聚其心、能不能共創其業,堅持正之信、正之善、正之教、正之道,以益於聖業也,若不能益於四正之道,行於生活之中,眾聖尊若藉其神通赫赫也只能曇花一現而已,當眾生追求無形虛幻時,是需追求真實悟我之時也。

scroll back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