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
mod_vvisit_counter今天289
mod_vvisit_counter昨天3480
mod_vvisit_counter這禮拜18885
mod_vvisit_counter上禮拜23608
mod_vvisit_counter這個月份64034
mod_vvisit_counter上個月份78592
mod_vvisit_counter總計2960390

聖尊訓示最新文章

眾生啊,年會不會過得很快,  本宮覺得過得很快,因為歲月對有智慧的人來講很快,但對平庸者來講很慢。什麼叫做智慧者,因為隨時去感受天地萬物瞬息萬變之間,怎麼去面對他的人生,在這個過程中可以感受得到歲月如流水一下子就過了,但如果是粗庸者,他感受不到瞬息萬變的過程,只覺得一天過一天,一日過一日,沒辦法去提升自我的智慧和人生的旅途。 本宮問眾生你們覺得當個「人」是幸福的還是苦楚的呢?有幾個人覺得當個人是件很幸福的?看看舉手的人不多,可見大部份的人都覺得痛苦,有一部分不知道所云,還有一部分還不知道什麼是歡樂歡喜,所以還是不知道。但這些所謂不知道、不清楚、不了解的眾生,大部分年齡都還稚嫩的,就好像  本宮年齡還很稚嫩,所以也不知道什麼叫做苦,也不知道什麼叫做喜,因為 本宮用很天真的心胸來看待眾生,但眾生卻愚痴無法改變自己之缺陷,所以 本宮只能說被眾生騙了三千多年了,眾生相不相信呢? 世上只有人會騙神,有神會騙人的嗎?如果有那也是假的神, 本宮可以這樣講,因為正神慈悲,希望眾生都能走了正道,希望眾生都能和 本宮一樣當個神。往生後不想當神的、想當神的,想當人的,或是想當馬的人舉手,而不舉手的人, 本宮剛才都會記好,因為你們的人生就要這樣過,這就是眾生的愚痴,你們都知道 本宮在問了,這就是眾生的機會,而眾生的連機會都不把握,那就要歹運一輩子,這個歹運是自己給的,因為你們不會把握。聰明的智慧者是去創造機會,平庸者等待機會,下等人就不知道有機會,為什麼沒有機會呢?因為連自己不要了,就算財神、喜神、福神、祿神都到你家了,你卻還在睡覺。所以眾生的苦,苦在什麼?苦在愚痴、苦在自我作孽。  本宮試問:這些福、這些善,眾生會不會自己去創造。 本宮只能說年很好過,幾秒鐘就跨過了,日子不好過是因為你們不會過,為什麼不會過,你們大師兄常告誡你們,每次跌倒就是每次得到寶,那你們會撿寶嗎? 本宮看著眾生只有一種心疼,心疼眾生在虐待自己,明知不可為而為之,台語俗諺:早若知道。每個人在迷惑時都會求神問卜,求到一個知、一個答案,但眾生有沒有因為有了答案而改變自己,如果沒有因此改變自己,就算讓你們知又有何用呢?每一年 本宮都有訓示聖言給眾生,但 本宮只能說真的去感受的人不多,芸芸眾生裡面不到三個人。 本宮常問自我,若 本宮現在降為人格了,用你們的心情在對應,為什麼說了這麼多的聖言聖語,不要說 本宮聖駕所言,就算你們彼此聽到嘉言格言,聽到好的話詞,你們有沒有因為別人的一句好話而改變想法嗎?所以你們要當神,還得努力爬幾個階梯吧! 其實要當神很簡單,沒有你們想像那麼難,從現在開始你們把自己當成神來看待時,你們就不會去做那些不該做的事,既然不會,那就是自勉自勵。就譬如為何吃不到三天的素就破功了,因為要自勉很難,因為眾生的良性鬥不過惰性,每個眾生總有惰性,所以為什麼地府的眾生比天庭來得多,只能勉勵眾生,但能不能做得到就靠眾生自己了。 本宮只能告知眾生每個 聖尊都希望眾生是好的,但眾生總是惰性比良性來得更多,所以要當個神很難。如果眾生願意去改變,當神也就不難了。再者眾生不要只喜歡聽好聽的話,說好聽話的人有幾個是真心對你好的。你們曾經被親友、認識的人、你愛的人、你關心的人騙過的,那是因為你還有價值被騙,但被騙過了,腦筋就要清晰、要改變,就不會再被騙了,也可以看到你所愛的、所關心的人是如何,所以被騙也是一種得,不要因為你喜歡好的、不吃苦的,那就難過了。 臺灣三分鐘就產生一個癌症患者,早在十幾年前在原廟時候, 本宮就告知眾生食物要怎麼吃,但眾生有聽進了嗎?有聽了,但也把它忘了、也丟了,因為鬥不夠自己的嘴饞,然後當你們沒辦法落實而產生了疾病。如果能改變飲食, 本宮就有辦法醫治,如果沒辦法改變,若 本宮不難過,但你們大師兄會為你們難過,而來 本宮駕前苦苦哀求饒恕患病的眾生, 本宮也接受他的懇求,但眾生未必跌過跤就會改變,所以病情有好些了,但因為嘴饞又復發了,因為烤肉、鹹酥雞、滷味比 本宮的聖言還要厲害, 本宮比不過這些口慾,苦藥是要救你們的,你們願意服,病就會好,但 本宮賜了藥給眾生,服了一兩個月,眾生就求說: 聖尊慈悲啊,我吃不下、我膩了、反胃了、我吐了,能不能改個配方, 本宮就隨人所意, 本宮如眾生所願是不是也在寵愛你們、是不是在溺愛你們,這種愛是慈悲嗎?如果 本宮要成就你們大師兄成大器, 本宮能不能溺愛他?所以他受過很多煎熬,你們感受得到嗎?如果真的感受得到,他不是現在這樣而已,他曾經問過眾生有沒有人願意當住持,眾生都說不要,只有傻子才會當。你們有很多的自我想法,寧可別人苦,也不要我自己苦,但玉欽卻是寧可他苦,也不要你們苦。所以差就差在這邊,但是如果眾生真的感受得到,那就不會有這麼多的問題了。良藥苦口,當你關心一個人時,你會不會管他、嘮叨他、罵他,如果會那才叫做真心,所以眾生自己想想。 本宮只能告知眾生飲食要去改變,不要再貪口慾,要吃食物不要吃化學食品。切記! 世紀的病不是瘟疫,而是在眾生日常生活的飲食,這是第一點,再者本宮再告之:不要去溺愛你的子孫,不要害了他們沒有以後的將來,現在的子息求生能力不高,因為你們都幫自己子女做好了,所以抗壓性、求生意志力都大大減低,若是這樣你們希望你的孩子是人還是寵物,千萬不要把你們的子息當寵物養,這是第二點,如果繼續把子孫當寵物養,臺灣這個小島沒有未來,以後它不能稱為是國家,它只是變成人家的附屬品而已,你的子孫只能當成一個奴, 本宮看著台灣這個過程,本宮來到台灣已經三百九十八年了,臺灣的眾生 本宮看著很難過,該擁有福氣不把握,失去了福報再來感嘆,感嘆過程中總是被人掌控駕馭,臺灣早期從神州移民,由海賊控制、再來荷蘭人、日本人,再來稍稍有一個成就稱為一個國家,這個國家才只有一百多年,這三百多年來只圖不到三分之一的時期,你們的先祖都是被人家控制,以後你們的子孫要不要被人家控制, 本宮說給眾生知道,你們要不要去面對而改變就看眾生自己了, 本宮把最嚴重的都讓你們知道了,那你們怎麼去培育你們子孫,現在的子孫都往神州跑,過去在神州當台幹的薪資都很高,而現在的薪資都很低,猶如讓你當老爺一天卻當奴隸好幾天,這樣你們聰明嗎?你們怎麼算, 聖尊的慈悲就算給你們都知道了有用嗎?不要那麼短視於眼前的利,得到終身的禍,不要眼見眼前的利,失去終生的福報。 你們若是上班族,有份薪資足夠三餐,就要感恩了,不然以後連要找份工作都很難,因為傳統產業越來越少,你們家的子女都是很優秀、都是學士級的,彎下腰很難,但如果不彎下腰更難,以後連飯都沒有了,你們這些老者只有再拼命去賺錢,銀行再拼命去把它多存個零,不然你的子孫就沒辦法有能力去賺錢了,眾生說如此悲不悲哀啊!以前你們父母沒有留半點財產給你們,你們可以賺到家產,現在你們還要賺些家產留給小孩,而小孩還無法回報你們,所以一代不如一代。這是甲午年眾生很快就要去面對的。求神很間單,心誠則靈,你們會算, 本宮不會算,但只會學父王﹝玉皇上帝﹞的一撇,這麼一撇就夠重了,眾生要自重、自重啊!
又跨了一個年了!又增一歲!那智慧長了沒?眾生是萬物萬類當中智慧最高之者,為何?因為眾生精於精算,芸芸眾生對數字而言或許不靈光,但對自己、對別人的算計靈不靈光?如果眾生不重算計,那這蒼生宇宙之間必定祥和,因為那是一份「真」,眾生打從娘胎呱呱落地於塵,從小時候牙牙學語到了童年玩伴之間的遊玩嬉鬧,會不會記恨?但現在眾生的智慧一年一年的高,高到如山、闊到如海,但這些的智慧卻都用在如何與人勾心鬥角,如果這些的鬥爭當中,有得到真的名利,那眾生應該會感到喜悅快樂,結果呢?眾生心悅了嗎?好眠了嗎?反而惹來一身的心病,日日寢食難安,如此之為,是快樂之事嗎?眾生想想,當你的心在撥弄著算盤時,有沒有看到 本宮所書的「一」字匾的含意?眾生攻於算計而把自己的江山、家產、身心、健康都殘害了。 眾生吃的是山珍海味,住的是豪宅,但這些山珍海味是殘害健康的毒藥,住的豪宅是把自己關在籠子裏啊!昔日的三合院、瓦牆,還能與左右鄰舍祥和相處,但現在的豪宅與鄰雖隔一道牆,卻不知其何姓何名,家中缺少柴米油鹽醬醋茶的時候卻得往便利超市跑,這是方便但不切實,柴米油鹽可以向廠家去買,但當身心的勞頓疲乏、欲哭無淚時、欲向何處發洩啊?如此,那就會得來躁鬱恐懼不安症,而這一切都是眾生自作自受而來的,所以,眾生要有量!量者為闊,人要有量,量者為高啊! 吃的粗茶淡飯是為養生之方,雖為瓦牆之屋但卻踏踏實實,人生有形三寶,能吃、能睡、能拉,就是人生最大的寶。人生何需如此算計呢?就像眾生要來宮中上頭香, 本宮看見眾生相,莞爾一笑,為何?眾生吃完年夜飯便計算時間,自覺還早就打算慢慢來,免得到宮中還要等、還要做事情或盤算著想:沒關係~反正 主公還要一時三刻才會降示,趕得上讓 主公看一眼便可。是否?眾生愚蠢,何須如此攻於心計,不需要。每個宮廟、佛寺、教堂只要宗教之門一開啟,有人跪俯於地, 聖尊仙佛菩薩皆會赦其罪、降其福,為何?因為那是一份真,眾生不要一直妄想一件事情,今日捐了善款,那 聖尊一定給他福報善德, 聖尊不是看善款多寡來賜其福、降其善,而是因為眾生的真心,而不是因為眾生的捐款數字的多寡而定,而是眾生的歡喜心與真誠心有多少,如果 本宮或 眾聖尊用你們的金額來盤算你們的善德,那 本宮就不是神而是人了!因為人才會攻於心計,那神看的是誠心而不是金錢,當然錢很重要,把這些的銀兩佈施於眾生身上這不是很好嗎? 本宮穿的用的有比你們差嗎?沒眾生的供養 本宮有這些嗎?想一想,如果 本宮還要依賴著你們,而你們還來向本宮祈求,那這是不是一天大笑話?或許眾生都說,我有做善事,但你們所謂的做善事都是因你今日喜悅才做,今日不高興就不做,或者今日有事相礙而就不做了,這就是眾生之百相。不要說 本宮看清眾生之相,眾生彼此也可看到眾生之相,如像他人對你的真或假,眾生都看的到,那 本宮會看不到嗎?為何 本宮今晚會說這一席話,因為這幾千年來, 本宮都被眾生騙了,騙了好幾千年了,眾生都會跟 本宮祈求說:「神啊!你要賜我財、賜我寶、賜我壽、賜我祿,弟子會盡心去奉獻去付出。」本宮都會很天真的去相信,都賜了都給了,結果呢?眾生這幾千年來,都跟 本宮講一句話「下民有盡力在改、下民沒空、下民忘了」,相形之下,當眾生有急難而奉請 本宮時, 本宮能不能跟眾生說:「等一下、我沒空」。你們要求他人時,是如此的苛刻,而當別人要求你的時候呢?是否有同樣的標準呢?所以,當你們能做時,不是為你們自己而已,而是為自己子孫做,眾生想想,現今科技文明發達,但為何各類宗教這麼興盛?因為眾生鬼迷心竅,所以容易被騙了、被拐了!而要再來怨恨嗎?這不能怪誰,只能怪自己。 本宮再訓勉眾生,承諾是一輩子的事情, 眾聖尊情願讓你們騙,也不希望眾生走偏,也都相信眾生會走一條好路,但當眾生一而再,再而三的失信,那眾生就要自食其果了,那這個果就好像佛家所言之因果,那以道家而言,就是要承受,這是幾千年來,屢試不爽,毫無不應驗,眾生去想想,從週遭去應驗,人不要太會算,而人要心存善念,行好事、說好話、學好樣、看好書,那這一輩子就不用怕,因為 本宮與眾聖尊必祐之。神不是讓你們賄賂的,神是引導你們的,聽懂嗎?所以待會兒眾生不要為了急搶領了一盞燈而又起了一個不悅的心,就算 本宮幫你們點上這一盞燈,你們會快樂嗎?當然不會。因為心中忿忿難平啊!那進了這宮門、出了這宮門,要來的目的就是要請求福與平安,結果一肚子的怨,那這一年會順嗎?所以,吃點虧就是佔一些便宜,禮讓一個人也就是得一份福氣。 本宮用一個小小的引子讓眾生回味,就在這幾天 本宮的一位信眾發生一件事情,他要從北部趕回南部向 本宮參拜辭年,但是忘了訂車票,原本他想開車回來,結果車子被偷了,那車被偷又沒車票,所以他又向友人拜託是否能搭便車回台南,那其友人很喜悅的答應,結果在兩天前,他的友人為了吃尾牙餐而喝的酩酊大醉,但是很堅持的要開車回台南, 本宮預知這位信眾搭上這部車會出意外,所以 本宮就讓此信眾西哩西哩嘩啦嘩啦的落了一些黃金,結果此信眾就罵「枉費我要回去拜 主公還讓我腹瀉、讓我這麼難過,我不要回去了!」心中一直埋怨 本宮,還送了 本宮「三字經」,結果他酒駕的朋友車開到了中壢發生車禍,他友人的老婆臉上留下了疤痕,事後他友人打電話給這位信徒說:「還好你因為腹瀉而沒搭上便車,不然就要遭受池魚之殃了」,這就是人生的無常, 本宮救人,還要讓人罵,所以當你有小災有小意外,先不要忿忿不平,後面的大災眾生要嗎?所以有些老人家才會祈求大事化小、小事化無,就是這個典故。所以 眾聖尊賜給眾生的方式不一定要讓眾生明白,但起碼會讓眾生好過,知道嗎? 本宮今天的一席話是給眾生的,雖然年不是越好過,但眾生要惜福,如果眾生能將 本宮的一席話廣佈推向於大眾之者,那這個世界將會越來越好,現在眾生不去改變,連累的會是你的子孫,如果不想讓子孫難過就好好的去做、好好的去改變,真的給子孫的福就是共利、共享、共有,而不是自私的佔有。    眾生有很多解不開的痛,那這些的痛為什麼會解不開?都是糾結好多年, 本宮這麼訓勉眾生,但眾生卻沒有真的去感知、感悟、感化,所以到最後,誰在承受?是自己,這就是你們大師兄的痛,為什麼他會痛?因為他不是沒有在敎育,但因為人的固執而傷了自己,所以要學著去怎麼改變自己的運,而什麼叫做改運?就是改變自己,不然有人會很痛,因為即使他想要給也沒辦法給,因為這是你們自己所造的業。  
  如果一個人在倔強,一個人在扭脾氣,這都是犯了障,而這個障你怎麼跟他講,也解不開,就是要讓他去承受,等承受完了,才有所謂的貴人明現,所以眾生在求「貴人明現,小人避開」,這八個字在求誰?是自己!如果一個人對於某件事情,有很多的問題他不能去接受時,你硬要他去接受,會變得如何?彼此之間都不好,與其如此,那為何不讓它自然一點,當他真跌倒了,需要了,再來說明,而不要妄下評斷,這叫做自然之道,一個人有福德、一個人有善德,當之 眾聖尊會自然庇護,不是因為他敬不敬 本宮,也不是因為他如何的好或壞;如果他善待眾生, 本宮還是要佑之,這樣聽懂嗎?所以人不要驕縱、不要自私。     本宮叫眾生去改過,這個過程要眾生自己去面對各種愛恨情仇、糾結的問題,一樣的,眾生不管誰來公壇請示,你們是否有感受到 眾聖尊為何這個人不辦,他明明是好人為何不辦?這個好人為何不處理,反而要斥罵他,因為有很多因素,才不須要在表面上處理,這樣眾生聽懂其中之意嗎?為何要斥罵他?就是不要讓他因為有了信仰,而來宮中便產生一些莫名的問題出來,那與其如此,不如讓他回去,讓他罵也無所謂, 聖尊慈悲,要處理要保佑自然會去,不一定要讓眾生覺得 本宮的表面處理才叫做慈悲,那就不叫做真慈悲了,所謂的「慈悲」有一定的循序漸進,循著天理而行,而不是因個人私情而行,這才叫做慈悲。 本宮講過不怕你們犯錯, 本宮也不怕你們腐化,只怕你們不改過,倘若你們能改, 本宮就是最幸福、最快樂的。 本宮也如此的教育著你們的大師兄,你不必怕別人犯錯,因為你都承受過了,那你們世俗之間能教能育而能改了、而能向上了,你們不原諒嗎?希望 本宮和 眾聖尊每一壇話眾生都能牢記,不只牢記,還要去履行、去感覺、去落實它,而不是嘴巴講講,若如此,你們就辜負 聖恩了,那你們還有福報嗎?絕對沒有。眾生不得已時,可說善意謊言,但不可說惡話,千萬不要去詛咒,這種的過你們是承受不起的,它不會怎麼樣,只是會心魔纏身而病痛全身而已。
  孰能無過,過與失,眾生均有之。難得的是人生的生命課題,無非就是學與修的課程,而在這過程當中,有其過也有其失,但眾生皆可用萬般的推諉、藉口、搪塞來隱瞞自己之過、自己之失,就算如此種種隱藏了自己的過失,無非是要眾生彼此之間不見其惡,若能如此,在於真心懺悔,而能知其過、知其失,以求其善,那如此之心也可赦,但若是明知之過而不願認其錯,而放縱己心,猶如脫韁之馬,不知悔過,若能懸崖勒馬,那還其善,那若無法懸崖勒馬,一躍而下,那就粉身碎骨了。 在學與修的人生過程當中,最大的課題無非就是懺悔,何謂懺悔?在過失當中,先知其罪,在於何為起始點,何為終點,在這彼此的起與始當中,能反覆將其罪,糾其己、赦其人,那無非就是一種修為的提升,倘若無法自認其罪,而將其罪墜落於深淵當中,不思其失、不思其過,這一罪下去千丈淵啊!但這千丈淵能否復生?也可,只要不固執己見,能以同理之心,坦落於胸,坦於真實之面,那其罪均無礙,倘若無法如此,將其罪過歸咎於他人之身,而己心不改,己心不悔,難見光明之日,為何?因為其心已困於閉塞之境,何來光明?那人生的痛苦無非在此。再者,人生的痛,不是痛在貧富,人生的痛,不是痛在逆境,而人生的痛,痛在己不思過、又不懺悔,而懺悔為何?知其過、坦於心、認其罪,三大步驟。若能坦蕩蕩的面對自己的過失,一步一步去細嚼,細嚼當中,何為如此之胸、何為如此之心,再於品細之後,敞開胸懷,面對於真實世界,該受其罵、該受其責,都能坦蕩蕩的認其罪,那無非心中就有如開闊之界,而眾生最最恐怖,也最最無法救治的就是無法去面對其過、其咎,有如適才 本宮所言,當最能坦蕩面對,而能真實認錯,跟你的人、事、物懺悔認錯,那就是光明,所以它是三個過程,而來提升己心的素養與修為。 倘若無法如此,一切的緣,一切的福,善緣也好、福報也罷,終將消彌,如何消彌,一寸一尺一丈逐漸的消彌;就猶如眾生於諸事當中彼此客套有禮,諸事以後彼此陌生,無法接受彼此,為何?就猶如己見其心、己見其人,見了這個人,也見了這個心了,他的善與惡,何以見得?善者爾,那惡者忌,當你們覺得善的人,你們會歡喜的去接受與接納,惡者呢?與人不和,你們會喜歡他嗎?當然不會,無形當中,其人必孤、其人必獨,而無法於群體之中與人相處,這種的隔膜猶如無底深淵。所之,眾生的勇氣,總是不敢坦蕩蕩的面對自己的過失,深深虔誠地懺悔其過,甚至將這一切一切的罪,歸咎於他人,飾過飾諉,如此之為,何為善?而在相處之間,眾生只見得人好,卻又心存忌妒之心,但從無學習之意,真是苦哉。若人生的課程由學至修,而來改變,那無非是燦爛的人生啊!那倘若無法,無非就是人間煉獄啊!本宮告知眾生,眾生的愚和癡是很可怕的啊!
  眾生在冥冥自性之中,難受種種勸化,猶如塵埃,來來去去、無膽無識。不著凡塵,不著俗情,孰是孰非,無幻無化,凡凡塵塵,一切行戒中,該由己身規矩做起,生活就是信,生活就是道,但這個心不能巧、不能失、就能得,順天之言,就如假體所現,亦藉由假體所失,亦藉由假體所得,這場過程,就像一場夢覺,如果未醒無妨,如果能醒無失,凡塵俗事之間,不由是誰所指所使,不由是誰所指所行,而是由己心能悟、己身所得,在悟己當中,自在其身,觀習一切,平安順事。 人啊!愚癡至此,繁華總是一場空,如何所得,如何所悟?猶如由己所引,冷暖之間,由己所得。